赤粒艺术:【野马与尘埃】梁兆熙2018个展

2020-05-28 新闻门户网
图辑报导赤粒艺术:【野马与尘埃】梁兆熙2018个展

2018-01-25

    1/35赤粒艺术:【野马与尘埃】梁兆熙2018个展 2/35赤粒艺术:【野马与尘埃】梁兆熙2018个展 3/35赤粒艺术:【野马与尘埃】梁兆熙2018个展 4/35赤粒艺术:【野马与尘埃】梁兆熙2018个展 5/35赤粒艺术:【野马与尘埃】梁兆熙2018个展 6/35赤粒艺术:【野马与尘埃】梁兆熙2018个展 7/35赤粒艺术:【野马与尘埃】梁兆熙2018个展 8/35赤粒艺术:【野马与尘埃】梁兆熙2018个展 9/35赤粒艺术:【野马与尘埃】梁兆熙2018个展 10/35赤粒艺术:【野马与尘埃】梁兆熙2018个展 11/35赤粒艺术:【野马与尘埃】梁兆熙2018个展 12/35赤粒艺术:【野马与尘埃】梁兆熙2018个展 13/35赤粒艺术:【野马与尘埃】梁兆熙2018个展 14/35赤粒艺术:【野马与尘埃】梁兆熙2018个展 15/35赤粒艺术:【野马与尘埃】梁兆熙2018个展 16/35赤粒艺术:【野马与尘埃】梁兆熙2018个展 17/35赤粒艺术:【野马与尘埃】梁兆熙2018个展 18/35赤粒艺术:【野马与尘埃】梁兆熙2018个展 19/35赤粒艺术:【野马与尘埃】梁兆熙2018个展 20/35赤粒艺术:【野马与尘埃】梁兆熙2018个展 21/35赤粒艺术:【野马与尘埃】梁兆熙2018个展 22/35赤粒艺术:【野马与尘埃】梁兆熙2018个展 23/35赤粒艺术:【野马与尘埃】梁兆熙2018个展 24/35赤粒艺术:【野马与尘埃】梁兆熙2018个展 25/35赤粒艺术:【野马与尘埃】梁兆熙2018个展 26/35赤粒艺术:【野马与尘埃】梁兆熙2018个展 27/35赤粒艺术:【野马与尘埃】梁兆熙2018个展 28/35赤粒艺术:【野马与尘埃】梁兆熙2018个展 29/35赤粒艺术:【野马与尘埃】梁兆熙2018个展 30/35赤粒艺术:【野马与尘埃】梁兆熙2018个展 31/35赤粒艺术:【野马与尘埃】梁兆熙2018个展 32/35赤粒艺术:【野马与尘埃】梁兆熙2018个展 33/35赤粒艺术:【野马与尘埃】梁兆熙2018个展 34/35赤粒艺术:【野马与尘埃】梁兆熙2018个展 35/35赤粒艺术:【野马与尘埃】梁兆熙2018个展

        赤粒艺术:【野马与尘埃】梁兆熙2018个展
        展期:2018-01-20 ~ 2018-02-25
        地点:大安路一段116巷15号
        参展艺术家:梁兆熙

        野马与尘埃:梁兆熙2018个展

        策展人王嘉骥

        早年,梁兆熙再现更多的是凝结或冻结的时空,为了让「遗忘」重新出土。他以不变和不动为手段,以物对证时空;以微粒形态存在的浮尘和埃垢,是冥冥之中的幽微,隐而未显,世人更经常视而无见。

        来到今日,人的记忆模态不再是他的主题,生命在时空中所展现的动与静,哪怕是蓦然短暂的绚丽、灿烂或灵光,似乎成为他更感珍贵的美感质地。梁兆熙的近作看似平凡、平淡,尤其以写生作为主要的创作手段,信手拈来的彷彿更多,不少游戏性的笔触,倒是彰显了偶然的随机之美。动物瞬间的姿态,无论动作上的爆发,或是剎那的休憩定静,都是他捕捉入画的对象。

        尘埃与马看起来风马牛不相及。庄子曾以野马为借喻的对象,藉以形容如群马奔腾,在远处田野所鼓起的气流。他在〈逍遥游〉中写道:「野马也,尘埃也,生物之以息相吹也。」在此,野马也罢,尘埃也罢,影射的都是浮蕩不羁的生物气息。北宋文士黄庭坚甚至进一步在诗作之中,以野马和尘埃为譬喻,感叹自己昔日的经纶壮志已如云烟,化为乌有。比较二人之所见,前者指涉宇宙本体的自然之动;后者则是引申现象世界之所见。

        视之未见并非就不存在;人生也可能如烟。尘埃蔽物,越显遗忘;人虽不复记忆,遗迹犹存。野马飙尘,气息不止;望之似无,其实动蕩。生命如尘,似静非静,不息如马。梁兆熙的创作思维在静与动之间往复,寻觅可能的偏安状态。冷眼观照世物的同时,他也泄露个人心内之景。对比于过往,他如今的作品更如实,更具日常之态;虽静谧如昔,却富于生命的动感,也反映人生之美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