如果系统预测他会再度犯罪,你会让他假释吗?──陈浩基、宠物先

2020-07-02 新闻门户网

如果系统预测他会再度犯罪,你会让他假释吗?──陈浩基、宠物先

故事杂食者,影集、电影、小说、漫画、动画,都是每日生活的精神食粮。写过一本谈台湾科幻史的书《幻想蔓延》。最近迷恋上跑步机,决定每天都要和它幽会。

如果有一天,电脑不只会选土豆,更能有效预测「受刑人假释出狱之后会不会再次犯案」,司法体制也能依照结果判定罪犯的假释许可,你愿意相信这套系统的判断吗?如果我们的司法制度确实公平公正,或许你会;但实际上的状况,却恰恰完全相反(突然感到一阵悲哀)。

根据2016年中正大学犯罪研究中心的调查结果,台湾民众84.6%不相信台湾的法官判案公平公正。在这样的状况下,不管预测系统多幺準确,谁都会怀疑:唉唷,不晓得有没有什幺有力人士介入、改动一两个数据,导致明明是重罪犯的受刑人得以提早假释出狱,而没犯什幺罪的受刑人却迟迟无法获得假释?

或许,民众对于司法的不信任,正是台湾推理作家协会的陈浩基(着有《13.67》、《遗忘.刑警》等作品)与宠物先生(着有《追捕铜锣卫门》、《虚拟街头漂流记》等作品),合写《S.T.E.P.》时将故事背景设定在美国与日本的主要原因。

《S.T.E.P.》全书除了序章、终章外分成四个不同章节,分别是〈SA.BO.TA.GE〉、〈T&E〉、〈E pluribus unum〉、〈Process synchronization〉,四个章节的首字母正好组成本书书名《S.T.E.P.》。故事的核心设定,是能够预测受刑人假释后动向的「沙盒策略通用系统」(Sand Box Tactical Generic System),以缩写为命名为「SOBOTAGE」系统,也是第一章的篇名由来。

2039年,SOBOTAGE正式成为美国的「刑期评估模式」,用以决定受刑人的假释申请能否通过。在全国施行之前,工程师们收集受刑人资料(包含过往的人际关係,以及出狱后可能的工作环境等)并监视他们的日常生活,作为对受刑人个性、生活习惯更加了解的依据。在系统测试期间,若有受刑人假释出狱,工程师也能藉由这些资料模拟出多个可能的剧本,并比对实际情况与模拟预测之间的差异,从而确定系统的可信程度。

为什幺这两位作者用「预测假释后受刑人行动的系统」作故事的核心设定呢?我想这可以回过头来,从台湾人对司法制度的不信任开始谈起。

2016年沸沸扬扬的议题之一,就是废死与反废死的争论,两造支持者各自有各自的观点;观察现状,反对废除死刑的民众绝非少数,理由之一就是不相信台湾的司法制度──一定会有读者觉得:这讲法不是很矛盾吗?如果反废死的支持者不相信司法制度,为什幺还会反对废除由遭受质疑的司法制度所判定的死刑呢?

也许,是因为恐惧。

特别是对于受刑人出狱后,再次犯罪的恐惧。

的确曾有杀人犯假释出狱后却再度杀人。所以人们愿意藉由执行死刑消除恐惧,并藉此获得安全感。但是,假释制度最初的设定,其实代表着司法愿意相信受刑人可能改过向善,因此愿意给他们假释出狱的机会。

假释通过与否多取决受刑人是否「悛悔实据」,也就是说诚心悔过。然而,台湾目前的假释审核制度,假释委员多半根据书面资料进行判断,而非受刑人的日常表现。加上监狱空间不足,假释制度变成释放监狱空间的策略之一,导致假释审核经常判断失準,也有滥放受刑人的疑虑。因此,让人们恐惧并不是假释制度,而是未能透明公开的审查过程,以及过于浮滥的假释核可。

在以往的虚构作品中,类似《S.T.E.P.》里的犯罪预测系统,通常都不是用在受刑身上,而是有可能犯下罪案的一般人。

比方在菲利浦‧K‧狄克的〈关键报告〉(后来改编成同名电影)里,犯罪防治单位藉由三名先知预测的犯罪事件,事先将有尚未犯罪的嫌疑人逮捕;或是日本动画《PSYCHO-PASS心灵判官》里,以一般人的犯罪指数作为判断,当犯罪指数高于某些数值,就会被故事中的公安局施以管控或制裁。这些作品,都藉由预测系统在犯罪发生之前遏止犯罪。

将预测系统用于判断假释审核,是《S.T.E.P.》这本小说的特别之处。如果这样的预测系统真的存在,就能在犯人假释出狱之前预测犯人再次犯案的可能,减少未来所需付出的社会成本,以及许多不必要的伤亡,甚至不用担心因为审核人员的私心或不了解受刑人服刑状况,导致应该假释的人未能假释,不该假释的却能离开监狱。同时,这个只针对受刑人未来行动进行预测的系统,或许更能获得一般民众的支持(在民众认为「受刑人就应该受到监视、没有隐私可言」的状况下更是如此)。

然而,再完美的系统都有漏洞,而最大的漏洞,往往是操作系统的人。《S.T.E.P.》的两位作者,也在小说里藉由不同情境,让读者随着情节思索「人性」与「科技」、「正义」与「自由」等不同概念的辩证关係。

如果系统的操作者设定的参数错误,导致收到的预测报告全都往最糟糕方向推演,很有可能就会彻底误判情势,并导致无辜民众被捲入其中。如果操作者为了加强预测準确度,开始对受刑人与其亲友之外的一般大众进行监视、监听,系统的道德立场就会进入灰色地带。

为了追求正义,就能牺牲个人隐私吗?《S.T.E.P.》透过不同人物之口,提出「牺牲『部分』人的隐私,不过是『必要之恶』。」、「为了站上顶点,达成表里统一,本来就会有必要的牺牲,也得运用非常手段」这些乍听之下合理,但其实是为个人私欲开脱的说词。

情节中的虚实转换,同时让读者思考关于科技与人性的辩证;或许最好的关係,是作者提及的两人三脚的比喻:「当人性走太快,科技就会要它走慢点」,「若科技发展过于迅速,人性也会要科技慢下来」。如何取得两者之间的平衡,是未来得不断面对的课题。

《魔兽争霸3:寒冰霸权》里有个角色叫「阿萨斯王子」,他为了获取神器的力量击败敌人,却被神器上的恶灵吞噬灵魂,命运因此彻底改变,成为了恶灵的魁儡。这其实「正义」与「达成正义的手段」两者之间关係的比喻。

因为,以正义之名,无所不用其极之时,正义就不再是正义,而是需要被消灭的,另一种罪恶。